社会
您的位置:海南资讯在线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存贷款余额增速均居全国前列 宁波这两组数据透露了哪些积极信号

核心提示: 2020年1~11月宁波市金融机构(含外资)本外币存贷款情况(单位:万元)蓝线:住户存款红线:住户贷款   近日,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公布了2020年金融数据,引人注目。   2020年全市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25451.6亿元,比年初增加3264.4亿元,增量为上年的1.6倍,余额同比增长14.7%,增速比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高于全国2.2个百分点。全市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398

2020年1~11月宁波市金融机构(含外资)本外币存贷款情况(单位:万元)蓝线:住户存款红线:住户贷款

  近日,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公布了2020年金融数据,引人注目。

  2020年全市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25451.6亿元,比年初增加3264.4亿元,增量为上年的1.6倍,余额同比增长14.7%,增速比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高于全国2.2个百分点。全市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3988.2亿元,比年初增加3130.4亿元,增量为上年的1.8倍,余额同比增长15.0%,增速同比提高6.1个百分点,高于全国4.8个百分点。数据显示,宁波市存贷款余额增速在36个主要城市(港、澳、台除外,31个省会+5个计划单列市)中,分别排第4位、第7位,分别比上年提高8位和15位。这些数据也透露出,过去一年,宁波金融系统在稳企业保就业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为我市实体经济快速复苏增长,提供了源头活水。

  金融机构精准滴灌实体经济

  据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透露,过去一年,我市不仅贷款增量充足,信贷结构也持续优化,对重点领域保障有力。其中,最显著的是普惠小微贷款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去年全市普惠小微贷款余额2692.5亿元,增长42.4%,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27.7个百分点;比年初增加802.2亿元,同比多增410.8亿元。

  “宁波民营企业活跃,2020年市场主体已突破110万,普惠金融对小微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去年,我市普惠小微贷款大幅增长,一方面金融助力实体经济的政策导向效果明显,另一方面作为国家级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宁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全力打造普惠金融‘宁波样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快了普惠小微贷款的快速增长。”宁波市金融研究院院长孙伍琴说。

  去年,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升级数字普惠平台,完善普惠金融基础设施,至2020年11月末,全市共有20912户企业通过平台提出融资需求,近万户获得融资,融资对接率达45.8%。

  普惠小微贷款快速增长,还与全市启动“首贷户拓展专项行动”,破解小微企业“首贷难”困境分不开。2020年1-11月,全市新增小微企业首贷户超1.3万余户。

  过去一年,我市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精准滴灌,民营企业贷款增量与制造业贷款结构优化双双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民营企业贷款余额9217.6亿元,同比增长14.3%;比年初增加1156.8亿元,增量为上年的3.5倍。

  以民营经济活跃的外贸业为例,去年在疫情蔓延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双重压力之下,宁波外贸经历了严峻考验,实现V型反转。这背后也离不开金融的助力。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市金融机构对“订单+清单”重点外贸企业授信1515亿元,累计向1793家名单企业发放贷款852.8亿元,为这些外贸企业应对风险、危中寻机创造了条件,也解了燃眉之急。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去年我市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增长动力强劲。全市制造业贷款余额4322.2亿元,增长11.3%,其中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875.8亿元,增长71.4%,比年初增加364.7亿元,为上年的5.8倍;制造业信用贷款余额657.3亿元,增长51.8%,比年初增加224.3亿元,为上年的17.1倍。

  “中长期贷款余额大幅增长,说明我市一些制造业企业不仅仅着眼于眼前,而是有了更长远的发展规划,谋求长足发展。另外,信用贷款快速增长则说明银行对制造业授信力度加大,同时企业的高质量发展也让金融机构越来越放心。”孙伍琴说。

  存款余额增量为上年的1.8倍

  还有一组数据同样引人关注。

  2020年末,全市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3988.2亿元,比年初增加3130.4亿元,增量为上年的1.8倍;余额同比增长15.0%,增速同比提高6.1个百分点,高于全国4.8个百分点。

  这一点,想必大家感同身受。2020年一季度末,市场本以为会迎来“报复性消费”,不曾想迎来的却是居民“报复性存款”。“特别是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居民消费需求降低,投资意愿下降,有钱存银行的想法较普遍。”某银行个金部人士表示。

  对于住户存款大幅上升,孙伍琴认为要辩证地看,比如,如果同期居民收入没有增长,存款却大幅上升,则说明居民的实际消费在萎缩;如果居民收入在同步增长,存款也相应增长,那也正常。

  “对比国内的情况,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冲击,不少居民被居家隔离,消费确实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同时出于对疫情蔓延的担忧,大家在支出方面也变得比较谨慎。”孙伍琴说。

  同时,孙伍琴提到,去年基金投资收益不错,吸引了大量的投资者。“通过银行渠道认购基金往往要先把资金存入银行活期账户,一些配售基金退款也会回到活期账户,在这一波的投资带动下,银行的存款也在悄然增长。”

  除了居民存款,非金融机构的存款余额增长也不容小觑。2020年,全市非金融企业存款余额9164.6亿元,同比增长19.0%,增速同比提高9.8个百分点;比年初增加1463.8亿元,同比多增812.0亿元,增量占各项存款增量的46.8%,较上年提高8.4个百分点。

  比如,某国有银行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去年许多医疗型企业在该行的存款增长迅速。疫情之下,这类企业的发展驶上了快车道,因此企业效益增长之后,对公存款业务也有相应增长。宁波晚报记者周雁 通讯员汪梓雯

编辑:nzc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