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您的位置:海南资讯在线 » 科技 » IT » 正文

东芝财务丑闻凸显日本企业治理困境

核心提示: 曾被誉为企业典范的日本东芝公司近来遭遇140年发展史上最严重的公关危机。造假账——三任社长先后参与今年2月,日本证券交易等监视委员会接到东芝内部人员举报后,开始暗中调查该公司会计违规问题。日本证券监管机构认定,东芝未能实时计入亏损,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东芝公司不得不聘请由专业律师和会计师组成的第三方团队,对该公司进行独立审计。以东京最高检察院原检察长上田广一为委员长的第三方委员会7月20日公布了一份长达290多页的调查报告。报告认为,东芝前后三任社长

曾被誉为企业典范的日本东芝公司近来遭遇140年发展史上最严重的公关危机。

造假账——三任社长先后参与

今年2月,日本证券交易等监视委员会接到东芝内部人员举报后,开始暗中调查该公司会计违规问题。日本证券监管机构认定,东芝未能实时计入亏损,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东芝公司不得不聘请由专业律师和会计师组成的第三方团队,对该公司进行独立审计。

以东京最高检察院原检察长上田广一为委员长的第三方委员会7月20日公布了一份长达290多页的调查报告。报告认为,东芝前后三任社长通过向下属施加压力等方式,进行了违规的会计处理。东芝公司自2008财年度至2014财年度的4—12月,虚报利润总计达到1518亿日元。此外,东芝自主审查部分虚报利润达44亿日元。在此期间,东芝的税前利润为5650亿日元,会计违规的金额占比近30%。

第三方委员会在质询了公司内部大约200名管理层人员之后指出,东芝在很多业务上都涉嫌财务造假,如基础设施建设业务、半导体业务以及个人电脑业务。

报告严厉指责东芝“包括高层在内的整个组织参与其中”。公司高层的“利益至上主义”,是导致东芝系统会计造假的主因。为了拿出好看的公司年报,高层给各业务部门提出了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目标。报告强调,东芝内部存在下属无法忤逆上司意愿的企业文化。业务部门负责人承受着“必须完成任务”的巨大压力。此外,报告还对内部监督松懈等企业治理方面的问题提出批评。

压力大——疯狂追求企业利润

东芝虚报利润从侧面反映出日本电子企业在转型期的焦虑。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索尼、松下、夏普、东芝等几大日本电子巨头集体陷入亏损。各大公司随后进行了一系列结构调整,东芝也在2009年实现了业绩的V字型恢复。然而,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后,受制于日元汇率高企、核电业务受阻等因素,东芝一直苦于在开拓新业务和保持原有利润之间挣扎,销售额始终未能达到社长田中久雄上任时提出的“超过2007年”的目标。

据第三方委员会介绍,在2008年第三季度业绩发布前,时任社长西田厚聪被告知,预计将亏损184亿日元。西田表示:“这个数字太令人难堪了,我们不能在1月份宣布它。”于是,东芝将亏损预测改为5亿日元。

据共同社报道,2009年接替西田的新社长佐佐木则夫习惯提出不切实际的目标并以严厉口吻逼迫第一线人员改善营收。在他担任社长的2012财年,东芝虚报利润858亿日元,为历年之最。

日经《金融时报》引述一名在多家日企董事会任职的律师的话说,对于利润的疯狂追求以及实现盈利目标的压力并非东芝公司特有。

对仍在摸索转型的企业来说,来自股东的压力无疑是巨大而难以承受的。旧业务的消化、新渠道的开拓都非一朝一夕之事,但股东往往更加重视年报的优劣和股价短期的涨跌。

新课题——丑闻拷问企业治理

东芝财务丑闻令人瞩目的背景是,由日本金融厅和东京证券交易所制定的《公司治理指针》于今年6月1日正式执行。今年也被称为日企“公司治理元年”。日本众多上市企业脱胎于家族企业,加上日式组织在人事上浓郁的“封建色彩”,日本企业在治理上存在很多不透明的地方。新《公司治理指针》规定,在东京证交所上市的企业必须聘任两名以上外部董事。

东芝向来被认为是企业治理的“好学生”。该公司早在2001年3月就引入了3名外部董事,并设立了监察委员会监督公司高管的行为。然而,监察委员会委员长、东芝前财务官久保诚明知公司2008年就开始系统性会计造假,却并未采取任何行动。

第三方委员会调查指出,3名外部监察委员包括两名外交官和一名前银行家,他们都没有会计专业技能。

日本财务相兼金融担当相麻生太郎对东芝财务丑闻发表评论称:“如果不做好真正意义上的企业治理,日本的市场、东京证交所的信誉度可能会受损。”

美国评级公司标准普尔已宣布将东芝公司长期信用评级列入降级观察名单。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以东芝会计处理违规导致股价下跌,损害股东利益为由,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地方法院提起了索赔诉讼。

此间有分析称,公司治理是现代企业制度中最重要的组织架构,那么东芝的最高层应该在这个组织架构中做些什么呢?东芝公司内部存在多年的财务丑闻的爆发,拷问的恰恰是关乎企业经营根本的命题。

《日本经济新闻》发表社论认为,新《公司治理指针》作为经济成长战略的重要环节,是为了建立类似欧美企业业务执行与监督分离的公司治理体系,以便让海外投资者更加容易理解日本企业的运作。东芝财务丑闻给人的启示是,要避免外部董事等监督职能流于形式。

(本报东京7月26日电)

编辑:admin




Tags: